本文作者:admin

豫论场丨冰心雪胆,付与万家双箸

admin 2个月前 ( 05-24 ) 18 抢沙发
豫论场丨冰心雪胆,付与万家双箸摘要: /format/jpg"˃  □吕志雄  河南的稻秧正摇曳青青的伶仃,长沙城里的泪水汇成湘江的涛声,长江黄河的哽咽撼动五大洲千村万城,一个消息却...

豫论场丨冰心雪胆,付与万家双箸

  □吕志雄

  河南的稻秧正摇曳青青的伶仃,长沙城里的泪水汇成湘江的涛声,长江黄河的哽咽撼动五大洲千村万城,一个消息却悄然而临,又那样让人感动:根据袁隆平院士丧事从简的遗愿和当前疫情防控形势,长沙明阳山殡仪馆不安排接待群众前来悼念。

  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袁隆平院士一如生前那样低调,一如生前那样心系民生,怎么可能让自己的葬礼劳动百姓,更何况他还操心着疫情。

  英雄无奈是多情!亲情应是最浓最深的情。母亲教袁隆平英语,讲昂扬的生命力。袁隆平深爱母亲,他给逝世的母亲写信说:“他们说,我用一粒种子改变了世界。我知道,这粒种子,是妈妈您在我幼年时种下的!”然而,当他决心投身于农业科技,便把年已七十从未在农村生活过的母亲拖到安江小山村,吃苦受累;当母亲病重时,他为了开好杂交水稻研讨会,硬是错过了与母亲见最后一面。情何以堪啊!然而,他竟然这样做了,只是因为——他曾见过饥荒,见过百姓挨饿,发誓要让要国人不愁吃,让中国的饭碗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是怎样一种感情,比亲情更深更浓!

豫论场丨冰心雪胆,付与万家双箸

  无缘亲身领略袁隆平院士的风彩,但每每看到有关袁隆平院士的报道,总会想起曾见过农业科学家们。我曾和中国农业科学院郑州果树研究所杨健一块到宁陵梨园采访,指导果农剪枝授粉,他每年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待在果园,另三分之一时间上野山收集梨树种,建好基因库,还有三分之一时间在研究所研究。他把两岁多外孙的照片放在手机屏幕上,想了就随时看看,但两年多他只回去见过两次外孙。他说:“没法儿,活儿不等人,老忙!”——有一多情叫忘我,只惦记着别人,却总忘了自己。

  袁隆平院士就是这样的人,就是众多站在科技前沿、坚韧不拔、无私奉献的科学家代表,他们身上散发着一层让人惊叹的光辉。

  这一抹光辉生发于专业能力,更生发于大爱无疆。爱党爱人民,无私奉献是最根本的闪光点。他们见不得老百姓吃苦,就自己去吃苦。袁隆平高挽裤腿站在稻田里的形象,是不知多少农业科学家日常工作状况的写照。接触久了,知道他们都有个习惯,工作不穿袜子,方便下地干活。

  这一抹光辉生发于坚韧不拔的作风。农业科学试验,往往完成一个试验要十多年甚至几十年。其他科学试验也一样,求得一个领域的突破,一代人甚至几代人都要在黑暗中不懈摸索。从青春少年,到白发老人,不求名利,不计得失,持之以恒,埋头苦干,一辈子就为了做好一件事。

豫论场丨冰心雪胆,付与万家双箸

  他们大度镇定、从容勤劳,又活力四射、无比善良。他们融入人民的大地,隆起大地的厚重。

  他们欣慰大地上鲜花开了,蜂蝶翩跹,也叹息一些人追蜂逐蝶,闹出什么“倒奶打榜”之类的荒唐事儿,但随之埋下头去,干!

  他们笑看一些人,被金钱的光芒迷幻了眼睛,信奉“马无夜草不服,人无外财不富”,妄想一夜暴富,浮躁癫狂,但随之埋下头去,干!

  还有一些蛆虫,不信人间有不食大粪的生物,更不信人间有光风霁月的高尚,随时化为苍蝇,对一切高尚嘤嘤嗡嗡。他们对之报以不屑,随之埋下头去,干!

  袁隆平院士走了,但隆起的大地还在,广袤的田地还在,身上的品德还在,张扬的价值还在,那个“禾下乘凉”的梦,正在无数个袁隆平们手中筑就。

  词曰:

  驾鹤上青云,多情还顾,人世几人受饥苦?泪淋千树,风动白花满路。稻青肃田圃,悲心堵。

  千里断肠,湘江悲语,皆颂高风亮节处。冰心雪胆,付与万家双箸。只为明日见,神龙舞。

豫论场丨冰心雪胆,付与万家双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