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兼职工作

admin 2周前 ( 04-09 05:27 ) 12 抢沙发
兼职工作	摘要: 以下本文来自罗威科技更多网赚详情请加【扣扣11999181】或【WX loewe1991】了解更多。 原标题:这届年轻人租房有要求!有服务有社交、偏爱长租不想搬家...
以下本文来自罗威科技更多网赚详情请加【扣扣11999181】或【WX loewe1991】了解更多。

原标题:这届年轻人租房有要求!有服务有社交、偏爱长租不想搬家

金融投资报记者 梅婧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流动人口数量达2.41亿,其中有超过2/3人群选择租赁住房,这一数字还在逐年增长中。

而对年轻人来说,无论是北漂沪漂深漂还是蓉漂,租房,都是避不开的问题。

有人说,租房的生活就像猜盲盒,打开兼职工作【WX loewe1991】后或是意外之喜,亦或是一地鸡毛。那么,在城市里打拼的年轻人们,租房中有哪些故事?

小晴:

“一年租了三个房,从没见到房东”

2020年刚刚进入社会的小晴,不到一年时间已经租了三次房。

小晴租的第一套房是成都市中心的一个单间,价格1200元/月,仅仅住了一个月,因中介称“房东要卖房了”而不得不搬走。

随后,小晴通过一中介平台租到一间带卫生间和厨房类似公寓的标间,价格依然为1200元/月,押一付三。

“那个标间没通气,我无法做饭,每个月伙食费就上千,再加上房租等其他开销,一个月工资基本全部花光。中介也一直推诿。住了半年,实在受不了就没续租。”此后,小晴和一位同事在成都西站共同租了个套二。

小晴盘算,这个套二租金2000元/月,每人分摊1000元房租及100元物业费。虽然离单位远,每天地铁来回,但可以自己做饭,能省下不少费用。一个月工资近4000元,除去各种花销最多能存下1000元。

回顾这三次租房经历,小晴认为中介“很不靠谱”:“我从来没见过房东。中介收到押金和中介费后就撒手不管了,有啥情况根本找不到人。我和朋友们也交流过,大家觉得房东直租要好些。”

“房东直租的房子,没有中介费,多数房屋状况较好,有事能直接沟通,有些朋友会在闲鱼上找房东直租。但这并不是万能,因为并不是所有房东都好相处,还有小区环境、物业管理水平也参差不一。”小晴语气很无奈。

兼职工作	 (租房,是在城市打拼的年轻人难以避开的话题 摄影 李里)

展开全文

今年刚满24岁的小晴,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希望在成都这个包容的城市中拥有一方生存之地。“即使买不了房,租房也是生活。我希望能租到安全可靠、物业服务好的房子。

张肃:

“租房生活了13年,简单省心最重要”

较之刚刚走出校园的小晴,32岁的张肃租房经历更为丰富。

“我从上大学起就在外租房,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都呆过,租房时间算下来有13年。”乐观开朗的张肃,曾被黑中介骗中介费,也遇到过很好的房东。

“我曾租过北京奥运村附近的一套凶宅,当时租金2100元,比市场价低了500、600元。没多想就签了,一个月才知前任租客跳楼自杀,但我是无神论者,住了快一年。”在张肃看来,多年租房生涯,让他认识了很多朋友,也体验到百态人生。

经历被黑中介欺骗后,张肃选择房东直租。“那几年,租赁市场鱼龙杂混,很多中介都不靠谱。我就和小区的保安物管一起抽烟聊天,从他们手中拿到房东联系方式。”

不过,即使是房东直租,免去中介费,仍有许多不便之处。“因为我养猫,虽然每次租房告知了房东,但一些房东会提很多要求,有些还表示每个月要来看一次房子。”

因此,当长租公寓进入市场后,尚在北京的张肃和当时很多年轻人一样,迫不及待住进去:“当时的长租公寓房租便宜,月付包网费,每个月有两次卫生打扫,健身房免费使用,太有吸引力了。”

然而,随着进入这个市场的玩家越来越多,学法律出生、曾在金融行业工作的张肃觉得不对劲:“那时我住的小区有好几家品牌在收房,轮流给房东报高价,最后价高者得。但租房价格却低于收房价,我问清楚后就知道是高收低租,后面肯定会出问题。

因此,见识了长租公寓兴起及激进扩张下各种隐忧的张肃,从2014年再也没住过长租公寓,而是继续选择房东直租。“老实说,比起和房东打交道,我还是更喜欢长租公寓模式。简单、省心,但前提是大品牌长租公寓,物业服务及资金安全等才有保障。”

2017年,张肃来到成都,在城东金域蓝湾租了个套二,2800/月一月,加上200元网费、300元物管费等其他费用,一个月租房成本达3500元/月。

此后,张肃入住龙湖滨江天街冠寓,目前已近两年。“常住大概2200/月,押一付一,压力没那么大。周边都是配套的商业区,交通便利。我又投了十多万租了个门面做小超市,顾客都是住在这里的年轻人,生意不错。”

兼职工作	 (张肃在成都所住的冠寓标间)

“我很喜欢这个城市,充满活力生活气息浓。现在我是自由职业,没事就带着猫猫到处逛逛,周末就自驾到周边旅游。”张肃边逗布偶猫边悠闲表示。

于嘉嘉:

“我想有独立的生活空间”

对35岁的于嘉嘉来说,租房,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逃避家庭压力的无奈选择。

出生于小康家庭的于嘉嘉,成绩优秀,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考上国内一所981大学后,又以优异的GRE成绩进入纽约大学公共管理专业。

毕业后,于嘉嘉在纽约一家咨询公司从事CSR(客户服务代表)工作,直到2019年回国。

“我是独生女,爸妈年龄大了。他们在纽约生活不习惯,语言不通,没有朋友。为了更好地照顾父母,多方考虑下,我就回国了。”但于嘉嘉没有想到,多年海外生活,让她与父母在一些观念上格格不入,沟通也有代沟。

“这些年,我独立生活,他们则大包大揽。认为CSR就是客服,低声下气和别人打交道。希望我去考公务员或事业单位,为这事吵了很多次。”回国后的于嘉嘉,很快在成都一外企成功应聘CSR,却没想到引发了家庭大战。

除了工作,婚姻亦是家庭纠纷的导火索。在于嘉嘉父母看来,30多岁的于嘉嘉是大龄剩女,结婚生子迫在眉睫,因此,在其回国后安排了多场相亲。

“他们觉得只要对方能养家、对我好即可,感情慢慢培养。但我更希望遇到互相心仪且兴趣相投的人。”因此,不堪重负的于嘉嘉离开家在金楠天街冠寓租下一个单间,租金2100/月。

在纽约租房多年的于嘉嘉极为看重安全性与隐私,同时,由于CSR可以就地办公,她也比较关注公共空间。

“这里离我爸妈家就半小时车程,有人脸识别、智能密码锁,管家,单身女性安全有保障。还有客厅、健身房、影音室、游戏区、图书吧等公共空间,社区氛围好,能满足我所有需求。最主要是,我有更多的独立空间。”于嘉嘉的声音掩不住疲倦。

兼职工作	 (于嘉嘉所住公寓的公共空间)

对于未来,她表示,将继续和父母沟通,尽量得到他们的理解和支持。“每次话不投机,吵过后我就躺在休闲区熊熊怀里,让自己多思考冷静下。工作累了,和这里的同龄人们玩盘桌游。暂时远离家里的压力。”

记者观察:

无论是刚出社会的小晴,还是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张肃、于嘉嘉,租房,都成为他们成长中必修的学分

有报告指出,北上深三大城市的住房租赁市场规模以年均15%的速度在快速增长,预计2030年将有约2.7亿人成为租客,住房租赁市场规模或可达4万亿元。

巨大的需求催生了庞大市场。

对年轻房客来说,较之鱼龙混杂的中介市场、参差不一的房屋,大品牌长租公寓除了能提供相对优质的房源、时尚装修风格、配套家具家电外,还有与之匹配的保洁、物业维护等服务,并通过互联网化的“租房平台”实现快速成交,令其成为最受一二线城市青年人青睐的租房方式。

然而,在行业规模增长放缓、分化加剧的背景下,部分长租公寓平台为了快速打开市场,采取“高进低出”、“长租短付”等金融手段做杠杆,风险频发,引发了监管层的持续关注。也警醒着长租公寓企业尽快转变赛道,进入更规范化、更精细化的运营。

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龙湖冠寓、万科泊寓、碧桂园碧家国际社区、招商公寓、金地草莓社区等长租公寓品牌,通过兼职工作【WX loewe1991】规模化运营,并在此基础上提供更丰富多元的增值服务,资金链、金融安全亦能得到保障,或将成为行业未来发展方向。

以龙湖为例,其公寓品牌冠寓,从开发筹备到运营标准进行全覆盖,公寓选址、服务装修,都构建成精细化运营的管理体系。同时还采取可月租可月付等多种灵活租住模式,为租房群体提供不同硬件与服务配比的产品。

兼职工作

数据显示,自2017年龙湖冠寓进军成都,已开业23家门店,布局全成都热点区域,累计开业量超万间,服务总人数突破30000人。

事实上,类似于冠寓这样提供精细化服务和灵活租住模式的长租公寓,极受年轻人追捧,规范与稳定带来无论是实际还是心理上的“安全”感,能够给大城市拼搏的他们带来更好的租住体验。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全国两会,“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首次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长租房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焦点问题。各地亦纷纷出台相关政策,打通各环节让年轻人能够放心租房。

可以说,在政策的加持下,年轻人距租房自由将更近一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2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