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曾超:华南虎解散很遗憾 回富力就是想能踢中超

admin 3周前 ( 02-14 05:11 ) 13 抢沙发
曾超:华南虎解散很遗憾 回富力就是想能踢中超摘要: 原标题:曾超:华南虎解散很遗憾 回富力就是想能踢中超 2020赛季,重返广州富力的曾超遭遇了职业生涯以来最大的一次伤病。在第一...
原标题:曾超:华南虎解散很遗憾 回富力就是想能踢中超

2020赛季,重返广州富力的曾超遭遇了职业生涯以来最大的一次伤病。在第一阶段3∶3战平江苏苏宁的比赛中,曾超的左膝受伤,半月板、副韧带和肌腱等位置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伤病,这导致他缺席了后面的所有比赛。

其实,曾超原本不用休养这么久,恰恰是太急于复出,反倒造成了伤情的加剧。懊悔吗?肯定有一点。不过,人生往往就是“欲速则不达”,更何况,人生的很多事都是第一次,所以,谁又敢说,自己的青春不迷茫?

曾超:华南虎解散很遗憾 回富力就是想能踢中超 新赛季,曾超和大家都要继续加油!

一.去鲁能之前,开始时没想过成为职业球员

曾超出自“足球之乡”梅州。在中国的足球版图中,梅州是一极重镇,走出过李惠堂、曾雪麟,也走出过王惠良、谢育新。不过,近些年来,梅州足球的重要性正在逐渐减弱,中超赛场的梅州籍球员早已不像从前那么丰盛,比较出名的只有饶伟辉(长春亚泰)、刘彬彬(山东鲁能)以及富力的曾超和叶楚贵。

刘彬彬、曾超和叶楚贵算是同级生。曾超表示,他们三个人从10岁左右就认识了。“那是在梅县业余体校,我先认识的刘彬彬,半年后叶楚贵也来了。”曾超说。随着三个人都登上了中超的舞台,梅州媒体把刘彬彬、曾超和叶楚贵合称为“梅州三杰”。对于这种说法,曾超并不觉得这完全就是褒奖,他说:“大概是因为梅州足球人才断层了,所以才把我们三个专门挑出来说吧。”

其实,“梅州三杰”的职业生涯不尽相同。小学毕业后,曾超和刘彬彬北上山东潍坊,接受鲁能足校的训练栽培,叶楚贵则放弃了去鲁能足校的机会,留在广东加入了东莞南城。然而,多年过去之后,曾超没能和刘彬彬一起进入鲁能一队,反倒重新和叶楚贵在富力成为了队友。

对于刘彬彬,曾超表示这是他在鲁能足校时最好的朋友,也很羡慕刘彬彬能够跻身鲁能一队。对于叶楚贵,曾超认为他大概是富力乃至全中超最帅的球员了。

曾超:华南虎解散很遗憾 回富力就是想能踢中超 赛场再见,是对手,也是兄弟。从左到右分别是曾超、叶楚贵、刘彬彬、弋腾。

展开全文

二. 在华南虎,没人告诉我们该去找谁讨薪

富力一队中,有两名球员曾两次被球队“放逐”。一个是常飞亚,他先后被租借给过贵州恒丰(2017)和武汉卓尔(2019)两支升班马;另一个就是曾超,他先后踢过两次中甲,一次是在广东日之泉(2014),一次是在广东华南虎(2018~2019)。

诚恳地说,同为打工人,职业球员的工具人属性要更多一些。除了球员的运动生涯有限的原因之外,球员也是职业赛事中的有效标价物。所以,一旦赛事规则发生了改变,球员的“价值”就会相应膨胀或缩水。尽管这真的非常残酷,对球员来说肯定也不够公平,但现实问题必须由球员自己来解决。一旦规则限定了出场资格,作为球员,要么安心踢预备队,要么谋求转会。

曾超:华南虎解散很遗憾 回富力就是想能踢中超 中甲归来,曾超成熟了。

2016赛季,曾超出场22次打进3球,是富力的主要替补。然而,2017赛季,中超联赛启用了U23规则,这导致曾超的出场机会锐减至13次。2018赛季,中超U23规则“扩大化”,让U23球员的单场使用数量与外援持平。对生于1993年的曾超来说,朝令夕改的中超规则迫使他做出了转会的选择。

2018年元旦,梅县客家(即广东华南虎)正式宣布曾超加盟,曾超也就此回到了家乡的球队效力。在华南虎的两年里,曾超第一次打上了主力。虽然是中甲,但曾超坦言自己在这两年成熟了许多。曾超说:“这两年有很多之前没面对过的事情,也被欠过薪……”

三. 重返富力,回到中超争取打上比赛

据悉,曾超在转会华南虎的时候,转会合约中曾有一则回购条款,富力可以在三年内以约定价格把曾超买回来。2020年1月,曾超的确是时隔两年重返富力,但并不是富力激活了回购条款,而是自由转会。

由于欠薪,华南虎在去年初正式宣布解散,其中甲资格被顶替,全部球员都恢复了自由身。根据规则,解散俱乐部的球员不占据转会名额,曾超就这样回到了老东家。回到老东家,曾超说:“回到富力,就感觉从未离开一样,一切都非常熟悉。”

对曾超来说,在球队解散之后,他可以有很多选择,并不是非回富力不可。为什么依然做出了回富力的决定?曾超表示,这也算是希望弥补之前出走时的遗憾。“因为不想继续在预备队消磨时光,我才在2017赛季结束后选择离开富力,”曾超说,“但内心中,我还是想踢中超,而且我也希望证明自己。”

曾超:华南虎解散很遗憾 回富力就是想能踢中超 伤病也会让我更强大!

2020赛季,曾超因伤只参加了9场比赛,其中7次首发。论表现,曾超的发挥要略优于从鲁能租借而来的陈哲超。可惜,伤病让曾超错过了第二阶段的全部比赛,包括足协杯。这也是曾超感到非常惋惜的地方。

如果曾超在队,富力能不能取得更好的成绩?这种假设的意义不大,但曾超觉得,只要足协杯能过了鲁能那关,富力是有很大机会夺冠的。那场足协杯1/4决赛,曾超伤停、陈哲超母队回避,富力的左后卫由边锋常飞亚客串……

曾超:华南虎解散很遗憾 回富力就是想能踢中超 谁更帅?

媒体问答

新快报:小时候是怎么走上踢球之路的?

曾超:算是家庭熏陶吧。我爸爸就很喜欢踢足球,在我小时候,他踢球的时候也会带上我,我就在旁边看。后来,我爸爸就尝试教我踢球,还把我送到业余体校去训练。就这样,我就走上踢球这条路了。

新快报:踢球时就考虑过吃足球这碗饭吗?

曾超:一开始没想那么多,就是把足球当成一个爱好。后来,大概到小学五六年级时,感觉比同年龄段的其他球员踢得好了一点,就逐渐有了目标。

新快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让你去了鲁能足校?

曾超:梅州那时也没什么完善的青训体系,刚好有机会去鲁能足校,我们就去了。我那时也不知道北方什么样,就想去看看。去到之后才感到不适应,吃煎饼卷大葱、教练的青岛话也听不太懂。那时上午上课,下午训练,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

新快报:一个人在北方练球会想家吗?

曾超:想,但平时也没什么机会回家。那时交通没这么便利,只能搭绿皮火车去潍坊,坐车一整夜才能到。另外,我们也没什么假期可言,冬天要去梧州冬训,很多时候春节都不能回家。一年到头,在家大概也就10天吧。

新快报:一起在鲁能足校训练的同学,有多少人还在联系,成为职业球员的多吗?

曾超:我们93那批人竞争挺激烈的,挺多人进入了职业赛场。王彤 (鲁能)、吴兴涵(鲁能)、韩镕泽(鲁能)、杨阔(建业)、麋昊伦(深足)、罗森文(华夏)都是同学,我们都保持着联系。去年租到我们队的李松益(鲁能),在足校时我和他是上下铺,关系特别好。当然,最好的同学是刘彬彬,毕竟是一个地方出来的。

新快报:在足校上学时,有没有想过以后如果踢不上职业怎么办?

曾超:也想过,但更多还是尽最大努力把球踢好,尽可能听从教练的要求,在好好训练的同时也学习一些新的东西。我挺感激足校教练的,当时就胡指导(胡义军)一个人带我们,他非常严格。我们93这批能踢出来这么多,离不开他的严格教导。

新快报:没能和刘彬彬一起进入鲁能一队,心理上会有落差感吗?

曾超:肯定有,但也没想太多,只能说是挺羡慕他的。当然,我心里也明白,肯定是自己的能力还没达到鲁能一队的标准。除了还要继续努力训练之外,也得自己寻找机会。机遇这个东西,有时真的需要有伯乐指引。

新快报: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选择加入富力?

曾超:2013年,我随广东队参加了辽宁全运会,那时就已经在广东训练了一年。那时是麦指导(麦超)带队,平时也和广东本地的球队热身,私底下也就会和本地的球员聊。当时,就有人劝我回广东试试,说我也很适合南方球队。而且,鲁能的球员很多,竞争太激烈,再加上我本身就是广东人,所以我就决定回来了。2014年初,我先去的富力预备队,但直到夏天,我的转会才正式完成。

新快报:来到富力没多久,就被“下放”到日之泉,当时有什么想法?

曾超:虽然日之泉在中甲,但正式比赛和平时训练、预备队比赛强度是不一样的。我那时的想法就是要锻炼自己,宁可踢中甲,也要积累比赛经验。所以,我刚完成到富力的转会,就被租到日之泉了。

新快报:2018年,又一次选择加入中甲球队,这次的想法和2014年有什么不同吗?

曾超:去日之泉的时候,觉得自己还年轻,就没那么多想法。去梅县的时候,U23规则是主要原因。很多时候,教练换人都不是因为战术需要调整,而是看谁的年龄符合标准。我那时已经超龄了,就想去一个能踢上球的队伍。刚好,梅县队升上中甲,那是我的家乡,他们也表达了很大的野心,我就被吸引过去了……

新快报:这次离开富力,有感到迷茫吗?有没有想过一定要回富力?

曾超:其实,因为打上了打主力,2018年的心态比2017年更好。当然了,我还是很想尽快回到中超的舞台,毕竟中超才是中国足球的顶级联赛。在华南虎的两年,感觉自己在心态方面比之前成熟多了,也经历了一些此前从没面对过的事。而且,在华南虎,我是本地球员,要承担的东西就更多。责任变多了,思考的东西也会多,心智就会更快成熟。

新快报:据说华南虎一直存在欠薪的情况?有没有被拖欠过工资?

曾超:我去的第一年没欠薪,是从2019年开始发生欠薪的。当时是说母公司出了问题,俱乐部的工资就开始出现拖欠现象,但我们也没有一个人怠慢过训练和比赛。那个赛季,是傅指导(傅博)带队,我们的想法就是争取让老板在有钱之后能想到我们。老实说,2019赛季真挺艰难的,我们是提前三四轮完成的保级。保级之后,我们就想着跟俱乐部要点钱,但俱乐部就一直拖拖拖,拖到了去年1月。

新快报:2019年欠的钱,是不是真的就没机会拿到了?

曾超:无论怎么问俱乐部,得到回应都是“没钱”。后来,俱乐部就面临递交工资确认表。因为要签字嘛,俱乐部就问队员们愿不愿意签字,俱乐部可以打欠条。其他队友都来自外地,只有我是本地的,那我签还是不签?虽然俱乐部欠我钱,但我是第一个签字的。春节之后,俱乐部就以疫情为由说撑不下去了,要解散。破产清算时,俱乐部说剩下的钱只够分给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厨师、保洁,这没问题,我们能理解。可是,那我们呢?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们该找谁去讨薪,但我们也没像辽足球员那样去闹,就好像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新快报:对于华南虎的被迫解散,是一种什么感觉?

曾超:这种感觉特别遗憾。梅州也算是中国的“足球之乡”,而且在中甲和梅州客家还能有个德比。一个普通地级市能有两支职业队,我觉得挺不容易的。作为球员,我们都想帮助球队克服难关,虽然被欠着钱,但工资确认表上,大家基本都签字了。不过,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我们还得昧着良心签名……后来,正月初几,领队打来一通电话就说“感谢这两年的付出,球队解散了”。一支俱乐部,突然间说没就没了……

新快报:在华南虎解散之前就想过回富力了吗?

曾超:是,当时就有过沟通,同时也联系过其他球队。之所以选择回富力,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想踢中超,要证明自己、不留遗憾。

新快报:据统计,职业生涯至今踢过8个位置,自认为最适合的位置是哪里?

曾超:踢得位置多,只能说明样样都不精(笑)。我在足校上学时主要踢边后卫,右脚,但是左右两边都能打。我倒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位置,主要就是听从教练的安排,然后我尽职踢好教练安排的位置就是。经常改变位置,也要一定时间适应。我刚到富力是踢前面,去华南虎之后就踢回后面了,后来又踢回前面。对我来说,会多踢几个位置不是坏事,也挺好。

新快报:出道以来和许多外援合作过,个人感觉合作过的最强外援是谁?

曾超:不同位置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最强的应该就是扎哈维、穆里奇和登贝莱吧。扎哈维的强大在于射门,他是一位纯粹的射手;穆里奇是个穿插型的球员,我跟他做队友的时候,他都30多了,爆发力依然出色,我都能想到他年轻时得有多快;登贝莱在英超的时候就是过人王,在中超根本没人能从他脚下把球抢下来。

新快报:2020赛季重回中超赛场,感觉如何?

曾超:回到中超之后,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争取打上比赛,毕竟中超球员的能力要更强一些,而且对抗程度和战术思想也不一样。踢上比赛之后,也认识到了自己还有很多不足,可惜后面受伤了。受伤之后,急于复出,反而导致伤情加重。第二阶段,我也去大连了,但在淘汰青岛黄海保级之后,我就提前回来养伤了。足协杯,我没去苏州。

新快报:去年长期封闭在大连,除了训练和比赛,其他时间是怎么安排的?

曾超:我们住的都是单间,平时没事就串串门、喝喝茶、看看书、玩玩电子游戏什么的。其实,时间安排得挺规矩的,几点喝茶、几点训练、几点看剧、几点散步,每天都差不多。时间表比较固定,但封闭太久的话,真的会感到厌倦。因为总是在一个单调的环境里重复做同样的事,不能有任何变化,这个时候会很想家。

新快报:2020赛季,认为球队哪场比赛踢得最好,哪场比赛最遗憾?

曾超:打得最好的比赛,我认为是1∶0绝杀大连人,阿贵(叶楚贵)进的球。当时我已经受伤了,我是在看台上看的。我们那时很难,踢得很被动,但最终赢下来了,这让我们可以继续保持冲击小组前四的希望。最遗憾的比赛,肯定是足协杯踢鲁能,我当时在广州的家里看电视,补时阶段连扳两个,点球大战看的非常揪心。如果能点球战胜鲁能,那么后面就不好说了,我认为富力肯定能进决赛,夺冠也有七八成机会。

新快报:2021赛季,联赛可能在广州进行,有什么想法和目标?

曾超:能打主场肯定好啊,要是能有球迷就更好了!这样我们就能体会到大连队的感觉了。从气候来说,我们肯定更熟悉,也不用去适应别的环境了。团队目标的话,我希望球队成绩能往中上游冲击一下。然后,希望自己就是少受点伤,多踢点比赛。

新快报:冬训至今,主帅都没到位,会不会感到着急?

曾超:作为球员,我们就是要把自己份内的工作做好,在备战期储备好体能。也听说过范加斯特尔要来,他去年是我们的助理教练,我们都认识,也有过沟通。

新快报:作为“富力队草”,认为队里最帅的是谁?

曾超:我真不觉得我是队里最帅的,我觉得弋腾、程月磊都很帅,还有小韩(韩佳奇)又青春又阳光。当然,我觉得最帅的是叶楚贵,而且我认为阿贵算全中超最帅了,哈哈……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13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