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admin

顺利办迷雾:股权之争还是保护行动?两大股东各执一词股价探底

admin 4天前 ( 01-13 05:29 ) 8 抢沙发
顺利办迷雾:股权之争还是保护行动?两大股东各执一词股价探底摘要: 原标题:顺利办迷雾:股权之争还是保护行动?两大股东各执一词股价探底 1月12日,持续走低的顺利办股价一度触及2.47元/股历史...

原标题:顺利办迷雾:股权之争还是保护行动?两大股东各执一词股价探底

1月12日,持续走低的顺利办股价一度触及2.47元/股历史最低点,而这一定不是上市公司股东希望看到的状况

顺利办迷雾:股权之争还是保护行动?两大股东各执一词股价探底

《投资时报》研究员 苏慧

“顺利办就是招商办、协调办和缓冲办。”

对于顺利办信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顺利办,000606.SZ)的公司定位,该公司原董事长彭聪曾如是解说。然而近半年来,发生在顺利办大股东之间的拉扯,却让这家上市公司逐渐失去“协调”与“缓冲”的机会。

2021年1月9日,顺利办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公司管理部对该公司下发的新年第一封关注函,针对“2020年12月28日彭聪被公安机关带走,并于当日被采取强制措施”以及“彭聪涉嫌合同诈骗案和挪用公司资金案分别被青海省公安厅和北京市公安局立案侦查”的情况,上市公司需明确前述情况是否属实,并进一步说明案件进展情况,以及是否会对公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同时,顺利办需自查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最近一个月内的持股变动情况,并说明是否存在相关信息提前泄露导致的内幕交易情形;以及自查原董事长彭聪是否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或公司未履行审议程序违规为彭聪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形。

就在关注函下发前一日,1月8日下午,彭聪夫人王茜在北京与部分媒体进行了沟通。《投资时报》研究员在现场获悉,彭聪已于2020年12月28日被青海省公安厅从上市公司位于北京的办公地点带走,并于29日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目前,其已被移交检察院,检方或将在本周做出是否进行批捕的决定。

2020年12月31日,彭聪已向上市公司提交书面辞职报告,辞职后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事实上,有关彭聪被举报并立案的消息自2020年5月起就已流传,但彭聪均坚决予以否认。王茜表示,连良桂(顺利办第二大股东)指控彭聪涉嫌经济犯罪的事实并不存在,一连串事件的本质为“股权之争”。

不过,作为举报方的连良桂方面此前已表示,这是公司股东和原管理层在知晓彭聪存在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后,为保护公司实施的行动。

展开全文

迷雾重重下,顺利办股价也已不堪重负。2021年1月12日,持续走低的顺利办股价一度触及2.47元/股历史最低点,而这一定不是上市公司股东希望看到的状况。

顺利办近五年股价走势(元/股,前复权)

顺利办迷雾:股权之争还是保护行动?两大股东各执一词股价探底

数据来源:Wind

股权更迭 一退一进

顺利办前身为青海明胶。1996年,青海明胶在深交所上市,为国内“三胶”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其主要业务为明胶、硬胶囊、胶原蛋白肠衣的生产和销售。

2015年4月,连良桂被选举为青海明胶董事长。此后,连良桂及其控制的天津滨海浙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滨海浙商)不断增持公司股份。在2015年年报中,连良桂亦成为青海明胶前十大股东之一,且与彼时该公司第一大股东天津泰达科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泰达科技)为一致行动人关系——滨海浙商持有泰达科技16.13%的股份。

随着连良桂增持青海明胶计划不断推进,彭聪也随着一份资产重组计划的披露而现身。

2015年12月,青海明胶发布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彭聪、百达永信等3名交易对方合计持有的神州易桥(北京)财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神州易桥)100%股权,发行价格为6.81元/股,交易作价10亿元。同时,该公司拟向连良桂及另一名自然人发行股份募集10亿元配套资金。

资料显示,神州易桥于2009年11月3日设立,经过多轮股权变更,至被青海明胶收购前,彭聪直接持有神州易桥53.21%的股权,且通过百达永信控制神州易桥31.17%的股权。

上述重组事项于2016年上半年完成,连良桂、泰达科技分别持有上市公司16.78%、7.76%的股份。由于二者为一致行动关系,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未发生变更。彭聪与其一致行动人则合计持有上市公司16.18%的股权。

随后,青海明胶更名为“神州易桥”,彭聪上任。2017年,神州易桥剥离原有明胶、硬胶囊、胶原蛋白肠衣等业务,专注于发展企业互联网服务业务。2018年7月,该公司证券简称由“神州易桥”变更为如今的“顺利办”,主要提供企业注册、财税、知识产权、投融资等服务。

转型后的2019年6月,连良桂解除了与泰达科技及其关联企业的一致行动关系,顺利办遂变为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状态,而彭聪在与公司股东智尚田签订《表决权委托协议》后,成为了该公司第一大股东。同时间段内,彭聪还计划增持公司股份。

经过数次延期,彭聪及其控制的关联方终于2020年末完成增持计划,期间累计增持顺利办2474.10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3.23%,累计增持金额1.02亿元。

整体来看,截至2020年12月8日,彭聪、百达永信以及顺利办控股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4863.97万股,占总股本的19.41%,仍为顺利办第一大股东,但与持股比例仍为16.78%的连良桂已拉开差距。

彭聪否认起诉内容

双方是否因股权变化产生分歧尚无定论,但去年5月无疑是一个关键时点。

据公告显示,2020年5月6日,大股东连良桂以及顺利办部分原董事会成员通过非正式会议,对免除公司董事长彭聪职务的事项进行了讨论,后于5月27日正式召开董事会。

相关决议称,鉴于彭聪在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暨总裁期间,个人涉嫌经济犯罪,案件已被公关机关受理,不适合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总裁暨发展战略委员会等相关职务,亦不适宜担任公司董事职务。因此,为维护股东及公司合法权益,同意免去彭聪董事长、总裁、董事等相关职务。

同时,会议还提出由连杰暂代履行公司董事长职责,直至董事会选举出新的董事长。《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连杰为连良桂之子。

值得关注的是,在顺利办2020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关于免去彭聪先生公司董事职务的议案”审议之前,彭聪亦提议在此次临时股东大会中增加12项提案,涉及部分董事及独立董事的任免。但彭聪的此项提议被驳回。随后,其向青海省西宁城西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相关决议。法院于2020年6月9日向顺利办下达《民事裁定书》,要求暂缓实施董事会决议,彭聪恢复行使顺利办董事长职务。

2020年8月14日,顺利办公告称,收到董事连杰的书面辞职报告。随着连杰的辞职,2020年8月,连良桂及一致行动人阵营的董监高成员悉数请辞,而彭聪相关方的成员则占据了董事会的多数席位。

可以看到,彭聪涉案情况在去年5月已经有所释放,据王倩透露,主要涉及合同诈骗及挪用公司资金两方面,但相关指控并不属实。

真实情况究竟如何?一连串的疑问困扰着顺利办的投资者。

纷争焦点在何方?

据悉,彭聪被诉合同诈骗或与此前签订的重组方案及对赌协议有关。

如前所述,2015年末青海明胶计划以6.81元/股发行股份方式、合计10亿元的价格购买彭聪、百达永信和新疆泰达持有的神州易桥100%股权。根据重组时签订的对赌方案,彭聪、百达永信、新疆泰达作为业绩承诺方,承诺在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完毕后,神州易桥在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9400万元和1.07亿元。如果没有完成上述业绩,彭聪等三方应对上市公司进行股份补偿。2018年,该公司扣非净利润为0.84亿元,完成当年业绩承诺的81.22%。

时至2019年,顺利办业绩出现较大变化。年内该公司营收实现20.25元,同比增长175.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为-10.16亿元,同比下滑1189.36%。公司方面称,业绩大幅下滑主要因资产减值9.53亿元,其中商誉减值准备7.59亿元,主要因为神州易桥和快马财税盈利水平下滑。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快马财税是顺利办在2018年收购的子公司。上市公司以现金6亿元购买了快马财税剩余60%股权,实现对其的全资控股。

2020年前三季度,顺利办营收实现40.29亿元,同比增速为224.1%,归母净利润为0.8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0.64亿元,同比增速为-42.14%,正逐步恢复至往年业绩状态。

可以看到,在三年业绩对赌协议后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对上市公司业绩造成了巨大影响。有分析认为,这或是驱使连良桂突然“发难”的关键因素。但在王茜看来,顺利办2020年前三季度的业绩已经有了大幅好转,关键仍在于连良桂财务状况不佳。但连良桂方面此前否认了存在债务问题。

一系列事件影响下,顺利办股价不堪重负。2015年重组之时,该公司股价曾冲高至18.7元/股(前复权)历史峰值,但此后就逐步下跌。2021年1月12日,该公司股价一度触及2.47元/股历史最低点。

同时近年来,顺利办亦频频被监管关注、问询。自2015年末启动重组开始,截至2021年1月12日,顺利办已收到13封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问询函,仅2020年就收到5封。针对2021年首份关注函,顺利办需要在1月13日之前予以回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8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